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海上反封锁 >

孙仲明:追寻曙光而行的“海上霸主”

发布时间:2019-06-26 05:42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他睡在船舱里面,根据今天是什么日子,外边刮几级风,船行了几个小时,能够知道自己的船处在什么位置,八九不离十。”

  他就是抗战时期号称苏中沿海的“海上霸主”,后追随新四军抗日,成长为骁勇善战的海军指挥员的孙二虎!

  1940年10月,新四军东进开辟苏中抗日根据地。为了掌握沿海制海权,对抗日伪的“清乡”“扫荡”,时任新四军苏北指挥部第3纵队司令员的陶勇随即萌生了收编海匪建立一支海上抗日武装的想法。

  陶勇跟进了解到,当时南至浙江舟山、北至连云港有5股“海巴子”(靠掳劫海货财物为生的海匪)。其中,如东栟北的孙二虎有5条三桅大船,独霸南至吕四北至笆斗山一带海面,而这里又恰巧是新四军兵工厂和被服厂补给的大后方,故收编孙二虎有着重要意义。

  怎样降伏这个“海上枭雄”呢?经过精心筹划,陶勇给孙二虎上演一出“请君入瓮”的戏码。

  1941年3月初的一天,孙二虎带着6个小喽啰到如东县长沙镇以东地区补给粮草,我方“渔会”人员在长沙镇关帝庙备足酒菜热情款待。正当他们喝酒猜拳、不亦乐乎之时,“渔会”的同志悄悄离开了酒席。不一会儿,庙外传来震天杀声:“缴枪不杀!缴枪不杀!”孙二虎心知有变,赶紧关上庙门,企图顽抗。海防1团特务营战士立即点燃了预先放在牛车上的干柴,熊熊烈火驱赶着海子牛直奔关帝庙冲去。势单力薄的孙二虎几经挣扎,不得不缴械投降。

  陶勇知道孙二虎出身贫苦,为人仗义,常年流窜如东环港和长沙一带以发放“护航旗”敛财,也是为生计所迫,遂亲自给他松绑,并劝说他调转枪口打鬼子。

  孙二虎虽有满身匪气,但尚有良知和民族自尊心。他当即表示,一定痛改前非,做有利于抗日救国之事。双方还约定第二天到孙二虎的船上正式谈判。

  出海与匪首谈判是颇具危险的,但为了表明新四军的诚意,陶勇决定单刀赴会。第二天,100多名海盗手持大刀,杀气腾腾站在船头。陶勇身穿军装,腰挎驳壳枪,威风凛凛走上船去。船舱里已备下丰盛宴席,陶勇的座位前,摆着一大碗酒,孙二虎说:“喝下这碗酒,说明你看得起我们,兄弟们从此跟你走!”陶勇端起酒,一口气喝了下去。孙二虎被陶勇的胆量所折服,当场交出50多支枪和所有船只。

  穿上新四军军服的孙二虎心里特别敞亮!他这个苦水里泡大、海浪里成长的船老大终于有了依靠,再没有人骂他“海巴子”了。

  就在第1师第3旅海防大队进入阵地的几天后,上级指示陶勇带队调查并整治王平仲恶棍团伙的问题。陶勇接到命令后,指定由孙二虎派船护送。为了护送首长和小分队,孙二虎驾着自己的指挥船“咸菜瓢儿”星夜从鲨鱼洼出发,凭着自己的“活海图”本事,左右使舵,八面调帆,全速前进,安全到达弶港。而这一次的航行也被称为我海防部队对付反动势力的“第一船”。

  1941年8月初,由于第3旅陆军急需补员,上级决定将第3旅海防团余部与海防大队整合成第3旅海防团,由孙二虎接任团长。

  一次,我苏中贸易局接受调拨20万斤公粮小麦送往山东。“三仇头”号运输船在航程中听说前方青岛和石岛被大批日伪封锁,只好开到王港闸停港另谋良策,可一靠港就将近100天。跟船的局长几次紧急商量,决定派员赶回苏中军区后勤部讨“救兵”。后勤部当下决定派孙二虎带队执行护航任务。孙二虎率领6条战船从何家灶赶到王港闸,安排两支船队起锚升帆。在孙二虎的指挥下,海防团的一条战船开道,一条战船架好重机枪殿后,船队左右各两条战船保驾。整个编队冒着狂风巨浪,全天不停抢航,终于三天四夜后绕过敌伪海上禁区把货物运到了山东。

  伟大的抗日战争进行到了最艰苦的1942年。天有不测风云,孙二虎也遇上了麻烦事!这就是历史上传闻的孙二虎“反复”的问题。

  那天,孙二虎和陶勇洗完澡从澡堂出来,边走边聊。突然,从旁边闪出一人递给孙二虎一封信转身就跑了。孙二虎目不识丁,因与陶勇是“把兄弟”,二人无话不说,所以顺手就把信递给陶勇让他帮着看看。陶勇打开信一看,脸色突变。孙二虎问信上说什么?陶勇只回答“没什么”,就把信装进自己口袋,匆忙赶回了司令部。

  其实,这是一封敌伪陷害孙二虎的信。大致意思是要孙二虎不接受新四军收编,自己独立,由他们提供武器装备。

  蒙在鼓里的孙二虎在赶回部队的路上收到海上传来的信息:部队被缴械了!孙二虎惊呆了:怎么回事,难道新四军收编我是假,灭我是真?可为什么对我亲如兄弟,还放心让我去指挥战斗?突变让孙二虎百思不解,苦闷至极。

  孙二虎部队被新四军缴械的事传得很快,一股股势力纷纷出动,都想拉拢他。孙二虎原来的匪伙吴道生本来就对他归属新四军有看法。知道此事后,吴道生将孙二虎接到汇龙镇,劝他投靠掘港镇的伪自卫总队队长陈茂清,却遭到孙二虎的拒绝。

  陶勇一直对孙二虎被缴械一事感到不安:此时海边形势严峻,我军的海上通道几乎全无。而孙二虎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在这片海域的影响都很大,各股势力一直在盯着他的动向,如果此时怀疑孙二虎,就等于把他推向了敌方!于是,陶勇向时任新四军代军长的陈毅提出建议:信任孙二虎,鼓励他继续革命。

  得到批准后,陶勇亲自在启东找到了孙二虎,向他道歉。经过一番长谈,孙二虎慢慢消除了心中的憋闷。这时陶勇说:“既然陈茂清已经派人来请你,你不妨就过去吧。”看着孙二虎不解的眼神,陶勇笑了:“你在里面,我在外面,咱们里外结合,将陈的行动全部掌控在手里。”

  接受了新的任务,孙二虎的心一下子又激荡起来,立即去了掘港。对孙二虎的到来,陈茂清自然是高兴,立马给孙二虎封了个团长。

  1943年春,陶勇安排周少卿组建水上公安纵队。3月,孙二虎以出海收税、解决军饷为由,带300多名部属乘6条木质帆船,满载武器从北坎升帆出海,胜利回到海防团驻地。陶勇和姬鹏飞亲自到码头迎接。陶勇还建议孙二虎改名“仲明”,祝其重见光明。

  孙仲明回归新四军不久,第3旅海防大队、水上公安纵队与孙仲明的反正部队“三合一”,列入苏中海防二团,孙仲明为团长,周少卿为副团长。在数十次的对敌海战中,海防二团在孙仲明的带领下于风波生死间牵帆把舵、奋勇杀敌,在反封锁、反“清乡”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成为令敌人闻之丧胆的“海上猛虎团”。

  当时,新四军总部驻扎在丰利刘家园。那天忽然得到情报:日军要以强大的兵力与我军抢夺丰利。陶勇权衡了我军的兵力和所处的地形,考虑到驻军总部的安全之后,决定撤出丰利。孙仲明主动请战,提出由他来应付这些日寇。

  10月31日晚,海防团奉命配合特务营夺取丰利。孙仲明谙熟丰利地形和海上的情况,采取迂回方案,声东击西,把海上的日军搞得晕头转向,最后被我军包围在了岸边。孙仲明带领机炮连上阵助战,警卫员陈维高冲在最前头,一枪击毙了日军赫赫有名的杀手洞庭芳。日军有个规矩,阵亡的将士都要带回去安葬,可当时战地混乱,面对我军的炮火围攻,敌人只得架火焚烧洞庭芳的尸体,权作火葬。尸体刚刚被点着,不知谁喊了一声:“孙二虎来啦!”吓得焚尸的日军士兵四散而逃。经过4天激战,负隅顽抗的守敌被我军消灭,来自栟茶等处的援敌也被击退,伪团长纪雄以下千余人被生擒,缴获迫击炮3门、掷弹筒5个、轻机枪13挺和步枪近千支。带领大部队准备撤离的陶勇刚刚上马,就得到战报:日军败退!丰利保住了!陶勇不禁心中大喜。而日军经过这一仗惨败后,很久都不敢再来丰利侵扰。

  1944年8月7日,苏中海防纵队司令部在如东丰利补行海防纵队成立典礼,正式宣布陶勇兼任苏中海防纵队司令,杨进任政委,孙仲明为副参谋长。1945年10月,苏中军区海防纵队改建为华中海防纵队,孙仲明在参加苏中七战七捷和渡江战役中又屡立功绩。

  1956年1月的一个冬日,孙仲明逝世,享年48岁。多年后,他的3个儿女来到泰州为他祭拜。在泰州烈士陵园里,他们看到了父亲的画像;在红帆中学里,他们听到学生们至今还在传唱着孙仲明大女儿林帼光所写的《曙光之歌》:“硝烟里盼曙光,弹雨里追曙光,曙光绕桅下江南,曙光吻舵赴胶东,海浪托起曙光影,海风传送曙光情……”

http://viubasquet.com/haishangfanfengsuo/58.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